青雘

归零,然后重来

 高三了,慌的一批。

作为一个经常反思或者说审视自身的人,我很清楚自己不是一个勤奋刻苦专注力好的人。没有突出的优点与特长,没有强烈的热情或者冲劲,共情能力只在阅读文字等反应时间长的行为中体现明显。我很平庸,情绪起伏平淡,喜欢躲在舒适圈,与陌生人交流很紧张,却莫名擅长。我活的很累,在人群中如鱼得水,擅长说话,但拒绝对事物发表见解,在人前只是中庸的毫无特色的重复他人观点,即使自己有思考。我需要强大的外部刺激来让自己兴奋,比如动作电影等等,强烈的感官刺激才使我真正沉浸在某一个事物中。如此看来,是自己对外界刺激的阈值很高,笑点可低可高,倒不如说是随意表演。虽然如此,但是却有被害妄想症,警惕感很高。思维很多时候很偏激,经常性思维过度发散,想到哪里是哪里,事物间的微小联系很容易被自己捕捉。死记硬背能力还行,纯粹看是否认真对待,专注程度好就很容易,但是专注于某一件事对我是难的,细节记忆力却极好。

一大通自我剖析也不知道是为何,可能只是话痨。

高一过得很充实,高二过得混乱而迷茫。高一每天除了学习就是小说和工作,高二开始对未来迷茫,什么都想抓住于是什么都抓不住。下学期更是一系列失败与崩溃,压力大的能压死一只仓鼠。越需要集中的时候,越无法在需要专注的事物上投注精力,越这样压力越大,最后几乎崩掉。考试的估分和实际差了十几分,不知道为何,明明是涂答题卡。看来是命,哈。这个消息几乎是让人崩溃。时间,金钱,扔进了无底洞。虽然跟同学相比没有那么努力,但还是有种燃烧了自己,但只是化成了灰,连点光都没有的感觉。在学考前两天知道这个,学考还过了,我也是挺厉害。心态崩着上考场,竟然没考砸。我试着抓住的,没有一个抓住了。是我太贪求,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就不会抓住全部,而我还傻乎乎的去一起抓。事实证明,我本来就不该有抓住他们的想法。我不后悔,不为做过的任何一件事后悔是我唯一能做到的了。发生的每件事自有其道理,既然无法改变,就只能从中体会和学习。哪怕是一遍又一遍揭自己伤疤。对自己坦诚是我做的比较好的一点了。但唯一不愿接受的,就是自己是个普通人。

高三了,非常慌。不怕紧张的学习生活,怕自己根本无法努力,无法专注。我如果没有一个坚定的目标,我应该如何有动力。在梦想这方面,我感觉平淡,没有那么大的热情或者坚定或者不甘。我似乎可以随遇而安,但又不甘止于此。

我向内简单的检讨自己,剖析自己情绪,但向外寻求力量。就像菟丝子,如果无法从外界吸取力量,就会死掉。但我不知道现在如何找到可以依附的人。同样,我清楚应该学会向内,向自己汲取,不依赖于外界,但没那么容易。我缺乏安全感,对挚友也进行分类,哪一部分知晓我的哪种感受都分的一清二楚,不敢让某一人知晓全部。我的阴暗,阳光,就像完全不同的我。

我觉得自己简直思维混乱,只是把自己的情绪完全宣泄在文字里,毫无逻辑。

高三……很迷茫,只能是努力让分数变高了,这好像作为目标也不错,至于梦想什么的,不是想找到就可以找到的,那些,希望走的过程中可以发现吧,一个可以被认可的梦想。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p1原图,p2放在b612p过。。。第二张电绘,还是手机画的

第一次画漫画。。。也是第一次画手机绘,虽然看起来各种奇怪但还是决定放上来纪念一下,求轻喷

【伞修】无始无终

Ooc预警

  答应基友的偿债文【虽然说好是小甜饼但其实是个be】

  “叶修,咱们这算不算是有钱了啊?”苏沐秋笑嘻嘻地看着叶修,顺手带上了嘉世网吧二楼办公室的小门。

“只能说是收入稳定了一点了啊,毕竟现在谁也不可能给咱们那么多钱嘛。”叶修走在前面,下着楼梯,回头给站在高几阶楼梯上的苏沐秋说。

小网吧灯光很暗,即使是下午也有那么基站昏暗的小灯在天花板上懒洋洋地发着光。叶修很少这么仰视着苏沐秋。苏沐秋下了一阶台阶,身形一晃的霎那,叶修觉得苏沐秋那双深棕色的眼睛好像发了光。

真真是玉树临风的少年郎。

啧。叶修心里轻叹了一声,又不是没见过好看的小伙子,自己怎么给苏沐秋那个混蛋晃了一下眼。

“不过确实会好过挺多的,沐橙学费也不用那么愁了,她也能多买点好看衣服,正好是小姑娘爱美的年纪嘛。”叶修接着说。

“也是,今天就带她去逛街,还没跟她逛过几次街呢。不过我说叶修啊,你这么关心沐橙,你该不会有什么想法吧,我告诉你她还是个小孩子你可别动什么心思啊。”苏沐秋快走了几步,撵上叶修,一把勾住他的肩膀。

“我拿她当亲妹妹你又不是不知道,去去去一边去,不热啊你?”叶修往前一探,把苏沐秋的胳膊甩下来。

“那么无情啊你。啧。”苏沐秋把手收了回去。“啊啊啊对了,我还有事找老陶一趟,你先回家,今天晚上订个外卖吃好点!老子也有钱了不用顿顿吃泡面了!”说完,苏沐秋转身就往楼上跑。

“知道了!我随便点了!”

“点好点啊!”

“行!”叶修应了一声。“他能有什么事啊。”叶修念叨着拉开了嘉世网吧的门:“回家!”

 

叶修拿钥匙打开门,发现苏沐橙已经回家了。

“沐橙,今天晚上想吃什么?你哥和我终于签了约了,今天领了预付的钱,咱们点外卖吃好的!”叶修带上门,走过去揉了揉苏沐橙的头。

“太好了!”苏沐橙一声欢呼,“叶修哥我先去把校服换了!”

“好,你换好了咱们再说。”叶修说。

过了一会,苏沐橙走出来,进了叶修他们的房间,打开一台电脑,登上外卖网站,喊:“叶修哥,你看看吃这个行吗?今天是半价欸!”

“行,都可以,点点你喜欢的。”叶修摊在小沙发上,冲屋里喊了一句。

“好啦!”“那就剩等你哥了。”

天渐渐暗了,外卖小哥早就把饭送到了,但是苏沐秋还没回来。

夕阳的光斜着从窗户照进来,洒在小屋那有裂缝的地砖上,好像光顺着裂缝流进了这个破旧的小空间一样,没添多少温暖,徒增了几分格格不入的亮堂。

叶修都快睡着了。

“嘟——”家里的座机突兀地响起来。叶修一个猛子坐起来,伸手去够听筒。

“喂……”“请问是苏沐秋的家属吗,他出了车祸,麻烦立刻来XX医院急诊科一下……”

叶修已经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了,他摔下话筒,拿上今天刚刚到手的银行卡,胡乱揣了把零钱,拉起苏沐橙就往外跑。

“是不是出事了?”苏沐橙看见叶修失魂落魄,心里咯噔一下,似乎知道了什么。

叶修毫无意识了。机械地跑着,机械地交钱,机械地让苏沐橙签字,机械地坐下,机械地等待。他什么也没问,没问苏沐秋能不能继续打比赛,能不能再走路,能不能说话,能不能……活着。

当叶修回过神的时候,天已经彻底黑了。看不见月亮也看不见星星。从医院走廊的窗户往外瞥,也只有惨白惨白的灯光。旁边的苏沐橙已经哭得睡着了,叶修把外套搭在了她身上。那小脸毫无血色,就眼圈红彤彤的,手指还是冰凉,紧紧抓着叶修那个外套,好像这样就能抓住些什么。

下了次病危通知书,叶修把苏沐橙轻轻拍醒,签了个字,然后两个人就那么坐着,谁也没说话,一丝一毫的恐惧都不敢泄露出来,觉得只要不说,一切就都还好。

终于到了深夜,手术室的灯灭了,穿着沾满血迹的绿色手术服的医生出来了:“对不起,我们真的尽力了。”

这句话,哐当一下砸在了叶修耳朵里。

叶修的天,黑了。

 

叶修和苏沐橙在收拾苏沐秋的遗物。

叶修一件件过手很快,仔仔细细地码在箱子里,装好就封箱,绝对不多看一眼。苏沐橙一点点清点着苏沐秋留下来的东西,每一件,都想得起来来历,手也渐渐慢了下来。

“别想了,乖。”叶修轻轻说。

“嗯。”苏沐橙应了一声。

“叶修哥,这个你看过吗?”

“这是什么?”说着,叶修接了过来。

一封信。封面上写着叶修亲启。苏沐秋的笔迹。

打开信,两个项链掉了出来。一个是枫叶,一个是棵几乎没什么叶子的树,从上面残存的几片小叶子看,是棵枫树。

“叶修:

       收到这份礼物开心嘛?这两个可都是银质的啊,别让沐橙那个小姑娘看见,不然得说我偏心了。那片叶子是你的,这棵树是我的。这可是我提前找老陶预支了工资订的啊,不准说不喜欢。今天就是签约的日子了,回来看到这个开心吗?嘿嘿,从此咱们就是职业选手了,手上带东西不方便,我就订了一对项链,看我想的多周到,这样咱们就能一直戴着了。那啥,这个项链的意思,我觉得我得说说。咳咳,是从你账号卡名字来的。一叶指你,我是那个秋。一叶之秋。我永远是你的苏沐秋。你别觉得太矫情,看到也不准笑。我有点喜欢你。你要是答应,这个项链就是定情信物啦,想想就开心。你要是不答应呢,那就当是兄弟送你的出道礼物,不准给我扔了啊,好大的价钱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苏沐秋”

叶修看到一半,眼泪已经开始翻涌,模模糊糊的视线下,看完了这封短短的信。项链被他

攥在手里,扎出了一道道红印。

  眼泪再也止不住。

  不管是叶修还是苏沐橙,眼泪就这么滴下来了,没有人去拿抽纸,就这么让眼泪流着,一点点冲走不可磨灭的伤痛。

  “你早说啊混蛋。都走了才给我看这个。混蛋,混蛋!”叶修喃喃道:“混蛋,我也是啊。”

 

  多年之后。有人问:“叶神,我看你怎么一直带着这个项链啊?”

  “这个啊,一个故人送的。”叶修笑笑:“当时他花了大价钱呢,就是送的有点晚了。”

 

感谢看完w

【叶黄】黄少天仍未知道那天他怎么选的旅游地

少天17岁生日快乐!

*老叶退役背景

*同居设定

*ooc预警

*新人首次发稿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“老叶老叶,我脑子当时怎么抽的,我为什么要选这里来旅游啊啊啊啊!明明今天还是我生日啊,我该不会一天都要窝在被子里了吧!”

 

  黄·冻得要死·不敢起床·泪流满面·少天如是说。

 

  这是世邀赛结束后的第一个夏休。

 

  刚刚放假的时候,叶修问怀里正玩着手机的黄少天要不要去旅游,黄少天一个猛抬头,撞向了叶修的下巴:“嗷!!!!!!!!!!!!!!老叶老叶你没事吧?”这一下可不轻,黄少天眼角已经晶晶亮了,生理泪水都给撞出来了。

 

“嗯,没事,”叶修揉揉撞疼的下巴:“不过剑圣大大要是再来一下的话,哥就得毁容了。到时候就只能让剑圣大大来养我了。”“靠靠靠靠靠,老叶你能说点好的么!我打比赛赚的钱还不够养你的?哎不对,你说要去旅游?好啊好啊,去哪里啊?别告诉我你没想好,不过没想好正好,这种事情让本少来搞!你说你说,咱们去澳大利亚怎么样!看看悉尼歌剧院,正好陪我去过生日!怎么样老叶!”

 

“好啊,陪你去,咱们去过个蜜月。”叶修低头,吻了吻回过头来的少天的额头。

 

“靠!”黄少天愣了愣,脸上有点红晕,笑了。虎牙在光下面一亮一亮的,还是那么灿烂。

 

两个人都是行动派,有着去年办的护照,没多长时间,签证下来之后,就飞去了南太平洋上的那片大陆。

 

“谁知道你当时怎么想的,要跑来看什么悉尼歌剧院,咱们都不是什么有艺术细胞的。盖好被子,哥给你烧壶热水去。”

 

昨天,坐了超长国际航班的叶黄二人,一出机场就迫不及待地奔向了酒店。

 

近乎是深夜了,两个人只想赶快休息,养足精神,第二天才好尽情去玩,给黄少天生日。可谁知道,到了酒店,却被告知空调坏了,正在全面抢修。叶修用世邀赛时练出来的勉强能沟通的英语听懂了这一切,告诉黄少天的时候,黄少天已经一脸绝望了:“不是,这么冷的天,没有空调睡一晚上不会死掉么!老叶我还那么年轻,我还有那么多个冠军没有拿,我不想被冻死在悉尼啊!”“那就麻烦再多来一床被子,谢谢。”叶修很无奈,他也很绝望。

 

叶修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,以迅雷不及掩耳响叮当之势,把床头上的长款羽绒服抓进了被子。

 

  “靠,羽绒服怎么都那么冰。少天,等哥一下,哥暖和暖和。”叶修抱着羽绒服,颤抖着缩回了被子。黄少天整个人都已经团成一个团了,就那么一绺黄毛露在被子外面,表示那个球其实是剑圣大大。那绺黄毛动了动,表示听到了。黄少天表示他并不想说话。

 

  “昨天一个晚上都熬过来了,少天儿怎么现在那么怂了?”叶修抱着羽绒服,开启嘲讽。

 

  “靠靠靠靠靠,我哪里怂了!昨天晚上肚子里还有东西垫着,现在早上饥寒交迫不行啊!不服的话回国pkpkpkpkpkpkpk!靠,冻死了。快快快,烧水烧水。”黄少天炸毛,猛地从床上弹起来,整个后背都曝在冰冷的空气里,一个哆嗦又缩回了被子。

 

  叶修在被子里以扭动的姿态穿上捂热了的羽绒服,裹紧,抱着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心态掀开了被子。溜下床,穿上自己的鞋,又被冰凉的鞋子冻得一激灵。赶紧给被子里缩成一团的少天大大塞好被子,叶修颤抖着从袖口伸出来手,拎起水壶,灌上水,放到底座上,烧水。然后,飞快地冲回了被子里。

  

  “老叶,”黄少天从被子里发出的声音很闷,“你说旅馆的空调什么时候才能好啊,本少都快冻成冰棍了,当时帮你打副本的时候也没这里这么冷啊,你说这里的天气是不是有毒,我查攻略的时候,明明说现在这个时候已经可以到十几度了啊,坏个空调也不会冻成现在这样啊,怎么咱么来了就接着降温了啊,这里能到5度么!能么!过生日都那么背,张佳乐的运气该不会转移到我身上来了吧?靠,我可不想变成幸运E啊……”黄少天已经冻到怀疑人生了。

  

  “水烧好了,我先弄杯水去,暖暖手,该去吃早饭了。”叶修揉揉黄毛团子的脑袋,顺毛。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自己与热水壶的距离,心一横,再次迈出了脚步。

 

  勇士啊老叶。黄少天在心里默默为自家男朋友点了个赞。

  

  叶修端着水走回床边:“少天,出来喝水。”

 

  “哦。”黄少天以一种蠕动的姿态从被子里挪了个头出来,然后,把手从被子里伸出来,接住了叶修递过来的杯子。“呼~烫烫烫烫烫!但有种活过来的感觉……”少天大大一脸欣慰的说。

 

“诶诶,老叶,我怎么感觉有暖风了啊?是不是空调来了!靠,冻了本剑圣一晚上,现在才来!都早上了好么!刚刚喝上热水欸,太不及时了!差评啊简直!哼。”

 

“少天大大别生气了,既然来空调了,那就起床吧。”叶修亲了一下黄少天的唇:“早安啊,少天。”“早安,老叶。”